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港 > 军事

永生通天道 第三十五章 师祖离开【第二更】_1

发布时间:2020-01-08 03:21:43

永生通天道 第三十五章 师祖离开【第二更】

元妙子此时已经下定决心,喊出了五十一的价格。

张耀明一愣,这到底应该算谁出的价格。

刘德也是一愣,今天是怎么了,刚刚才把那个算计他的家伙摆脱,这会儿怎么又出来一个?

“当然算我的了,我一直在喊价,五十一的报价当然算我的了。”刘德嚷嚷道。

“唉,那就算你的,我出五十三。”元妙子叹了口气,又报出一个令人咂舌的价格。

“你有没有那么多灵石?”从气息来看,刘德看出喊价的只是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和那个一直跟自己捣乱的家伙相比是天壤之别,他能拿出这个对筑基期来说天文数字的灵石?简直是笑话。于是底气十足地说道:“张前辈,先看看他有没有那么多灵石,如果没有就是来捣乱的,你不用动手,我就弄死他。”刘德狠狠地说,都是筑基初期修为,刘德仗着那新买的上品法器,可一点也不怕他。

“有意思,原来是中午那个见了我就跑的家伙,好戏接着唱。”真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洛珏仰身靠在座椅之上,静静地观看着戏剧性的一幕。

“我是没有那么多灵石,可我有能换灵石的东西。”说罢祭出一物,慢慢向场中央的张耀明飞去,到他跟前缓缓落下。

张耀明伸手拿住此物,正是元妙子的法宝碧云剑。

这时坐在座椅上的洛珏猛地站起身来,那股逼人的气息他就是闭着眼也能认出,此物正是那把害他丢失了手臂的宝剑。回望拍卖场最后一排,他看见了元妙子这个让自己恨之入骨的家伙。

“狗贼,你还敢来这里?”洛珏喝骂道,起身便要扑过来。

张耀明轻咳一声,拍卖场中却似响了声炸雷,随后只听他不急不缓道:“拍卖重地,不可滋事。若有违犯,驱逐出场。”

洛珏虽不怕张耀明,但在这里争斗,就是砸自己的场子,他只得强压怒火,暂不发作。

元妙子并没有搭理他,只是轻轻对张耀明说道:“张前辈看看此剑价值几何?”

“法宝?”接到手里张耀明先是一怔,随后探查元妙子的修为,心中暗道:“结丹初期修士敛气为筑基修士,难怪能拿出此物,算了,他不愿点明自己的修为,我也不便明说。”

“仓琅琅”龙吟一声,张耀明拔出宝剑,“好剑,真是把好剑!我马上叫人来评估一下。”

后台走出一名中年修士,正是炼器大师田猛。他接过宝剑仔细品验一番,说道:“真是好剑,虽没有仔细验证,但估计也至少是件中品法宝。剑胚为上品金精,掺有一丝金甲石增加其硬度,一丝庚晶可增强韧性,还有一丝东西瞧不太出来,可否问问是什么?”

“丹炙砂,可使断骨难接。”看了看站起身来怒目而视的洛珏,元妙子轻描淡写地说。

“哈哈,这个炼剑思路太妙了,我以前为什么没有想到。敢问这位道友,此剑为何人所铸?”田猛见猎心喜,忘了自己职责所在。

元妙子不想多说,便道:“田大师,此事这里不便多说,以后有机会我必当上门告知,请评估吧。”

片刻功夫,田猛道:“此剑甚是贵重,不敢妄评,姑且折算为一百中品灵石,得罪之处望道友海涵。”

中品法宝才折价一百灵石?这拍卖场也实在太黑了。元妙子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想了一下就对张耀明说道:“那就按一百中品灵石折算吧,不过,我也有言在先,此物乃我替师父保管,他半年内出关,所以半年内我必来赎回,所以不是变卖,只是抵押,也望张前辈能够替我仔细保管。”元妙子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修为,便假意称此剑为师父所有。

张耀明道:“这是自然,既然道友如此发话,且此剑已经被尊师炼化,旁人若要用还得花不少工夫,老朽必为道友妥善保管。既然是抵押,那就不必抽成了,利息也按照拍卖场中是最低的月息一分计算,可否?”张耀明不是傻子,看出此剑必有不凡之处,元妙子虽只有结丹初期修为,但其背景定然了得,不是自己能得罪的起的,所以这样说。

“那就谢过张前辈了。”元妙子心下虽有些不舍,但眼下也只有如此了。

“五十三颗中品灵石,还有出价的么?”张耀明喊道。

洛珏有些坐不住了,这个家伙为了拿到这颗兽丹竟然将宝剑抵押,可见这兽丹必有不凡之处,于他必有天大的用途,算了,豁出去了,我也要与他争一争,大不了就动用那个东西,想罢就想举牌。

孙朗瞧出些不对,心知这洛珏定然与这元妙子有深仇大恨,忙小声对他说道:“前辈可是要与那家伙一争到底?”

洛珏一愣,道:“正是,我不能让他得到那颗兽丹。”

“前辈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若您花高价只是为了让那家伙得不到此物,不如让他买到您再抢过来。我不知您与他的恩怨,但我想如果他没了宝剑还是您的对手吗?杀了他不一样既解了您的心头之恨,又得到兽丹和一大笔灵石,您想怎么更合算呢?”

“对啊,我出高价只拿到一颗对我没用的兽丹,而他的宝剑也回到他手中,这太不合算。不去竞价,他手中剩余的灵石也会更多的。”想到此处,一拍孙朗肩膀,“好小子,脑子真好用。”

“还有,您看那刘德对此物也虎视眈眈,会后必然会抢夺,让他们二虎相争,您岂不渔翁得利?”孙朗拿出当年帮派斗争的经验,颇有些得意地循循善诱道。

“灭杀这二人,方解我心头之恨。”口中这样回答,可他心中还有其他想法:刘德不知晓元妙子的真实修为,误以为同样是筑基初期修士而半路截杀,元妙子虽没了利刃,但灭他仍是几息间的事情,这样就借他人之手灭了自己的敌人。随后自己出手,相信自己完全可以干掉元妙子,这样便可独得威福镖局那件法宝和那颗兽丹。返回吴洛堡后,告知堡主是四象观长老出面砍伤自己在先,再谎称那到手的铃铛是个灵宝,也已被那长老劫走,那长老后来在吴洛堡的地盘强买了兽丹,又顺手击杀了刘长峰的独子,刘长峰闻言必然急火攻心,心境不稳恐怕难以进入结丹后期,也算报得一仇。而堡主也定会因失掉一件灵宝、一长老受伤、一长老未能晋级、门下弟子死亡四件大事大发雷霆,而元妙子在开元城遇害身亡,也必然四象观高层的愤怒,这样便有可能引发两大宗门的战争,这样一来自己在阴魔宗内岂不又立奇功一件?

“五十三颗中品灵石一次,五十三颗中品灵石两次,五十三颗中品灵石三次,成交。恭喜二百四十六号道友取得压轴拍品,请上台交割。”

那刘德见一锤定音,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椅上,不是他没有其他物件可以卖给拍卖场,只是加在一起也远远不够和元妙子相比。和孙朗所想的一样,此时他已下杀心,准备在拍卖会结束后,跟踪元妙子出城到背静无人之处再下杀手抢夺兽丹,所以抬高拍价就只能便宜了拍卖场而不会将实惠落于自己手中。

元妙子上台放下了宝剑,取了剩余的四十七颗中品灵石和装着兽丹的玉匣。刘德眼中冒火地死死盯着他,张耀明见状,虽不便明说,但压低声音提醒道:“刘公子,交易就是交易,切勿有其他想法,这位道友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刘德哪里听得进去,只是冷哼一声。

交割完毕,元妙子缓步走回座位之时,路经史安的座位,悄悄将玉匣塞进他的手中,低声叮嘱:“好自为之。”

史安心知师祖为自己付出了太多,眼中饱含热泪,却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只吐出两个词:“小心,放心。”

元妙子略一点头走回自己的座位,在座位上停留半息,转身径直走出了拍卖场。

一直在观察着元妙子的刘德和洛珏、孙朗也马上离席,加快脚步跟了出去,谁都没有多看史安一眼。

场中央张耀明看着四人离去后,拱手拍卖席前说道:“今日的拍卖在诸位道友的支持下办得非常成功,各位道友也都满载而归,现在拍卖会到此结束。”

人们纷纷起身离座向门外走去,或欣喜,或沮丧,或笑谈这场拍卖会的起伏跌宕,史安也不动声色的悄悄随人流走了出来,走到无人之处,跪在地上向着西南方四象观方向磕三个响头,喃喃说道:“愿师祖一路平安。”起身走向甄一坊。

武汉民生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孟庆智
滨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呼和浩特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沈阳治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