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港 > 军事

夜寰第三百零五章异心

发布时间:2020-01-25 14:29:15

夜寰 第三百零五章 异心

“七位妖王,想必也是真人境界的实力,妖主如是得之,定是大助力!”许麟説这话的时候,目光瞟向了不远处的若浵,而后者冷眼瞅来的时候,分明有着一缕敌意在里面。

许麟尴尬的笑了笑:“当日在昆仑山上,尽管真人修为的修士很多,更有玄德老祖坐镇山中,魔主还是如无人之境的来去自如,正门中人无人能留其半步。”

“小子,你这话什么意思,不想活啦?”侏儒的脸上挂满了一层寒霜,从其身上更是有着一股煞气冲出,并扑向了许麟那里。

面对如此,许麟依然笑呵呵的坐在那里,任由煞气来之的时候,明如忽然睁开久闭的双眼,其身上爆射出一股冰冷的剑息,瞬间便将这股煞气给挡了下来。

“大胆!”侏儒暴跳如雷的大叫道,但在其又要动手之际,却被若浵伸手拦住道:“那你以为如何呢?”

“再厉害的老虎也架住不住群狼,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当日的昆仑山上,魔主正是借助了魔门高手的力量,将正门的高手大多给牵制住,可在眼下这十万大山之中,可有魔门子弟?”

明如回眸看向自己的小师弟,虽然依然是毫无波澜,却有几分意外的意思,而不远处的明远与王大柱,这时也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许麟的身上。

若浵轻抿着唇角,一双美目炯炯有神的盯视在许麟的脸上,见其又是嗤笑一声道:“十万大山,修士之坟冢,可谓是高手如云,而如今放着大好的机会不用,却是各自分散开来。只留妖主一人?”

“不是还有玄德老道吗?”这话问的许麟一怔,一时间竟然没有后话可讲。

许麟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想要妖族的高手一窝蜂的冲上去,动静闹得越大越好,那样的场面才会更加的混乱。到时候自己也有了机会转身逃跑,可若浵的话,却将其堵在了原地。

赵老头儿的事情,昆仑上下怕是没有几人知道其真正的身份与实力,眼下的若浵就更不会知晓,而身为三代弟子的许麟一时间又不好説明其中的事情,但是转目一想之后,许麟又是嘿嘿一笑的同时,并站了起来。

“两位化神之境的高手啊!”许麟这笑声有些阴沉。而在不远处的侏儒更是怒不可歇,但是碍于若浵的身份,一时间也作不得,只能恨恨的瞪视着许麟那张可恶的面孔。

“怎么?你觉着凭借两位大修士也不是魔主的对手?”

许麟摇了摇头转眼看向自己的同门,并意味深长的感叹道:“他到底是魔主!”

若浵的眉头皱了起来,心中本就有些忐忑难安,听完许麟的话,顿时又起波澜。然而只见许麟这时忽然阴沉的又是説道:“趁着这个机会,一起上。杀了他!”

许麟的意思很明显,魔主现在是独自一人,但是处身所在,却是十万大山的妖域之中,不仅有上古大阵牵制其修为,还有玄德老祖与妖主两位化神期的大修士在这里。更有十万大山的无数妖族,无论魔主到底有多强大,就凭这三diǎn,磨也能磨死他!

若浵不説话了,许麟説的话。她心里自然有着分寸,并且更是深知这个道理,但是在先前,七大妖王与自己正要动身相助的时候,脑海里却忽然有妖主的传音:“谨守四方,勿让小人得逞偷袭。“这是一个命令,但是最为让人想不明白的是后面的一句话。

“魔主杀不得!”

若浵沉默了,目光也从许麟的身上移开,而是颇为复杂的望向了七彩屏障,眉宇间有着深深的担忧之色。

但许麟的目光,至始至终都停留在若浵的脸上,见其竟然是这般的反应,心中忽然有了明悟,眉头也是皱了起来,面目更是阴沉至极。

如是真能杀了魔主,此次出行十万大山,可谓是有了大收获,对于这个人,就和血痕道人一样,犹如两座巍峨的高山一样,重重的压在许麟的心头,但是眼前这些妖族大王们的作为,实在是让许麟失望至极。

那句话怎么説来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七大妖王,包括眼前这个若浵,在方才一定是得到了什么指示,要不然绝不会忽然退却不前。

至于其中到底是为了什么,许麟现在还想不明白,但是他明白的是,魔主这一次,必然不会身陨此处!

就如许麟想的一样,半空中的魔主,此时正与玄德老祖还有妖主虽然是两不相让的势头,但是竟然给人一种势均力敌的状态之感。

要知道,妖域之中现在可不仅仅只有玄德老祖还有妖主二人,在共同对付着魔主,可还是有一个上古奇阵,而这阵法现在所挥的,只是在每每到了危机关头之时,出其不意的将魔主的致命攻击给化解掉。

魔主重伤的事情,玄德老祖早已经和妖主説及过,虽然没有具体描述到底伤的如何,但是轻重深浅还是有提到过的,而在此时,竟然只是打了个平手,玄德老祖心中如何不气?

妖主的作为,看似拼命至极的使出浑身解数,但是还是没有真心出力,倒是有些磨洋工的把戏掺杂在里面。

心中已然明了的玄德老祖,看准魔主突然而然的一剑索命来袭,手中的乾坤定魂珠顿时亮如白昼的大放异彩的同时,四周的元气在被乾坤定魂珠一锁一定之际,魔主的金色大剑也为之一顿,就此契机,玄德老祖的脸色已然涨得的通红,并对着妖主大喝道:“陶吾兄,还不用力乎!”

这是在逼迫自己啊!妖主的原本打算,就是要托住魔主,这厮已然重伤,定然支持不了太久,可看玄德老祖的架势,分明是起了搏命拼杀之心,大违自己的本意。

而此时玄德老祖对自己的称谓,也让妖主心里有些不痛快,他本是人面虎兽所化,在第一次天劫降临之前,忍住可以化形的诱惑,再励志苦修,进而能够化为上古魔兽梼杌,统治一方。

至于陶吾这个名字,只不过是一化名而已,可是自从他当上了妖主之后,就再没有人敢这么称谓他,如今玄德老祖喊出自己的根底,多少让妖主有些不痛快。

但是此时的时机已到,面对魔主现在难得出现的空挡,自己绝不能再像之前那样磨洋工的应付过去,随即眼中厉芒一闪之时,手中绿色铜钹中冒出一股灼热的绿色光气,竟然在妖主一声呵斥中,这股绿色光气,顿时变化成了梼杌妖身的本体之态,对着僵在半空的魔主,就是一头的冲了过去。

见此状况,玄德老祖面上一喜的同时,全然不顾的将一身的道力元气,全都灌注在手中的乾坤定魂珠之上,四周的气机更好似被一道道白色光线给紧紧锁住一样,居然开始凝滞了起来。

眼见四肢动弹不得,魔主面对妖主的这一记宝物化形的攻势,脸上依然是面无表情,而在那眼角处,更有一丝森然的光芒在亮起之际,却是被妖主深深的看在眼里,随即下手的势头便是缓上了一分。

一位女子,白衣飘飘的出现在魔主的身后,长长的黑在空中飞舞着,连同着的还有女子的身姿,和那把森然银亮的剑器法宝。

一往无前的直刺一剑,在绿色光气所化的梼杌即将吞噬魔主的时候,那一剑正好刺在了下势极快的梼杌的额头之上。

剑息炸开,森森然的黑气直冒。

梼杌仰天狂嘶一声,身形一顿的同时,却是有些惧怕的向后一走,妖主皱着眉头,脸上却是露出了有些吃惊的神情,这突然出现的女子,那一剑的气息,竟然是寂无的死气,与自己的浑天铜钹,居然有着相生相克的意味在里边。

魔主的脸色不变,而女子的一剑,在将梼杌惊退一旁之后,剑息不停,连连挥动跳跃在半空之上,却突然的听到玄德老祖一声厉喝,暴怒异常,因为在女子的这几剑斩出之际,魔主身形已然突破了乾坤定魂珠的束缚,直面的便扑向了玄德老祖!

是生是死,全在此一击的里面!未完待续。。

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诏安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东莞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榆林治疗睾丸炎费用
潍坊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