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港 > 健康

万界杀毒卫士 第三十四章 军管

发布时间:2020-01-08 08:23:18

万界杀毒卫士 第三十四章 军管

树人藤枝刚刚都被光芒震断,一身手段被毁掉了十之七八。眼珠翻动后转身就跑,只是速度极慢两步便被张欣然追上,军刀狠狠刺入其树干之中奋力搅动,流出了无数绿色浆水。树人忍不住剧痛哇哇乱叫,趁着张欣然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当口,用力转身将张欣然甩飞。而后嘴里低吟着没人能够听懂的音节,很快它身上浮现出一层淡绿色光芒,被震断的藤枝慢慢生长而出,背后伤口将军刀推了出来渐渐愈合。

张欣然爬起来,露在外面的皮肤被砂石擦破出血,只见她额头眉心处的菱形印记竟发出同样的绿光,光芒除了比树人浓郁十倍,其余毫无分别。

树人愣了愣,而后愤怒的大喊着什么,重新生长出来的藤条如同触手怪物噼里啪啦抽打张欣然,其中有几根藤条击中张欣然身旁的岩石,直接将岩石打成碎渣,可见其威力惊人。可藤条打在张欣然身上,就被其身上光芒挡住,其中有种腐蚀力量,数百根藤条被侵蚀后渐渐失去水分,最后竟脱离了树人身体化成灰烬。

树人见及如此,再次转身逃跑,这次要比之前快得多,两条木腿猛蹬,许是觉得速度还不够,干脆树身躺倒四肢并用蹭蹭用力。张欣然再次捡起军刀狂追而去,速度同样惊人。

待跑出三四百米远追上树人,张欣然用力一跃跳到树人躯干之上,疯了一般举刀狂砍,她身上的绿色光芒顺着刀锋融入到树人体内。

树人高声惨嚎着,全身乱颤仿佛经受着无比强烈的痛苦,奔跑渐渐慢下来,最终停住全身焦黑,噗的一声从其躯干内飞出一道绿色光点融入到了张欣然眉心处。

这个时候跑出很远的二百多人又悄悄的回到沈柯身旁,距离太远他们看不清张欣然的异状,以为是她刀斩树怪,不由集体欢呼一声,兴奋的如同他们亲手击杀树人一般。

张欣然一手捂胸一手提刀而回,其飒爽的英姿和那抹若隐若现的酥胸登时让所有男人心中微动。再联想到张欣然之前的“名声”,夸赞中便藏了许多龌蹉心思在其中。

“怎么样?”张欣然感受到了体内磅礴的力量,加之与树人拼杀逐步适应,所以她觉得自己现在很强,将军刀递还给沈柯道:“很帅吧?”

接过刀,沈柯感觉到军刀内有股奇怪力量,顺着他的手臂侵入血脉之中,腐蚀力量极强,只是还未发挥作用,便被龙象怪物一口吞噬同化,没有掀起任何风浪。

面色不变,沈柯摇头道:“就这种小货色,老子放下饭碗来一打杀一打,杀完饭都不凉的,哪像你磨磨蹭蹭好像难产一样,话又说回来,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帅个屁啊。”

张欣然死死咬住嘴唇,倒不是生气,而是想笑,欢声大笑。

了结树人,队伍继续向村子里走。村中寂静无声,没有再遇到树人,可正常的人类也全都一个没见,就连条狗都看不到。

等到了街上,所有房子的院门或房门皆被破开,四周凌乱街面上到处都是菜刀、斧子、木棒等武器工具。

“村里的人,大概都被树人吃掉了吧。”沈柯心里想着,走入街道中最大的一栋房子之中。

大厅之中有搏斗和挣扎的迹象,不少家电家具都被抽的稀烂,进一步验证了沈柯的猜测。走出房门,沈柯对众人道:“这里暂时安全,你们现在分成几队去寻找粮食,大难当头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活下去。”

一路上都是沈柯披荆斩棘,他们才能活着来到此地。所以即便沈柯态度恶劣,之前还杀过人,众人心里还是佩服他的。老师们也听他的,指挥学生们挨家挨户寻找粮食。

入夜,夏风习习。村中没有任何灯光,在最大的一栋房院正中,一团大大的篝火燃烧着,篝火旁则是五口农家大锅,蒸汽滚滚各自炖着肉菜和米饭。

统计了数字,整个队伍共有二百零三人。男生学生占了大多数,女老师和女学生正好三十人。大家伙围坐在篝火旁,因为饿极了,没有人说话。偶尔有木头爆裂,火星儿炸响的声音。

张欣然没有跟着女学生们抱团,坐在沈柯旁边,眼里只有身前蒸煮七彩晶米的小锅。

沈柯将肉蓉和祥云菜掰碎,稍稍放些油炸锅后,放菜翻炒。很快一股牛肉和蔬菜清香的气味盖过了浓烟,也盖过了其他大锅菜肴。所有人闻着香气更饿了,肚子咕噜作响。

待菜熟饭好,张欣然上前盛了两碗饭,递给沈柯时还没等他接碗,她就直勾勾的盯着沈柯,张嘴叼了整整一碗尖儿的晶米。

沈柯哭笑不得,“又没人跟你抢。”

张欣然不说话,伸出筷子夹了一大块肉蓉。

一顿饭下来,果然如张欣然之前说的,她吃了大半的菜,整整四碗晶米饭。

沈柯看张欣然揉着肚子,冷笑道:“无耻!你会变成肥婆的,没有人能养的起你!”

张欣然脸色微红,可依然不说话,一副没有晶米饭就生无可恋的样子,后来干脆扭过头不看他。

沈柯笑了笑,他前世没有结过婚,有时候感觉自己要是有这么一个女儿倒也不错。只不过若真是他女儿,在学校里如此受人欺辱,他早就屠了学校,顺便杀他们全家。

想到学校,沈柯顺势向外看去,老师和学生们已经开吃,有几个男老师还找到了白酒,很多学生也讨要倒满,一人一杯喝着。酒精让他们一直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开始有人放声哭泣。

哭着闹着,就有人起了色心,趁着安慰女学生的时候上下其手。

就快把人家裤子都扒下来的时候,沈柯上前一脚一脚踹翻这些个老师、学生。

“从现在开始,我们这支队伍实行军管,所有人都必须听我的命令行事,不服者死。”

所谓酒壮熊人胆,一个男老师便走起来,满嘴酒气悲怆笑道:“沈柯,我教了你两年数学,现在你长脾气了,以为自己会点武功就能肆意妄为?要知道这二百人,每人吐口唾沫都能淹死你…”

“咔!”

一个人头甩着抛物线跌落在地,然后看到了自己脖子处碗大的伤疤血水如同喷泉。

东莞常平医院一门诊怎么样
临安市中医院怎么样
儿童癫痫有哪些症状
昆明哪家妇科医院好
陕西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