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港 > 法律

艾莉亚的魔法日记 第二十九章、深蓝

发布时间:2020-01-16 22:56:40

艾莉亚的魔法日记 第二十九章、深蓝

迷迷糊糊中,我来到了满是深蓝色的世界,似乎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又像是在大海中肆意的游荡,自由、优美、欢乐、无忧无虑的歌声在传唱。

顺着悦耳的歌声,仿佛有什么命中注定的因缘在你牵引着我,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

哗啦啦。

一阵清晰的水花激荡声响起,面前深蓝色的迷雾也渐渐消散,出现在我面前的事一幅唯美的画卷。

突出海面的一丛礁石上,一条拥有水蓝色长发的小美人鱼,在皎洁的夜空下深情的歌唱。

礁石的周围五条雪白的海豚,围着小美人鱼不住的旋转应喝,更有一条直接半截身躯浮出水面,靠在小美人的尾边,用头轻轻的刮蹭轻抚。

清越的歌声时而激昂,时而婉转,入耳后让人时而感受到大海的汹涌狂怒,时而感怀大海的温情和养育之恩。

渐渐的,歌声迎来了结尾,小美人鱼望着天穹的皎月怔怔出神,鱼儿们也静静的停在水面上,静静地看着发呆的小美人鱼,不愿打破这难得的宁静。

悠而,自小美人鱼的眼角滑出一抹晶莹,在月光下晔晔生辉,闪动着清冷的光,遇风而化珠,犹如寒烟玉珠滴落于海面,沉于水下,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散发出璀璨的蓝光。

渐渐地起风了,面上突然间有了些许湿热的气息,痒痒的。

眉毛拧了拧,挣扎的试着睁开眼。

一张狰狞巨口大张着向我袭来,雪白的獠牙闪烁着刺目的寒光,猩红粗大的舌头把我从脚尖舔到脸颊。

寒毛从头到脚一瞬间全部炸毛,肌体瞬间紧绷,生死就在一瞬之间。

于是,我重新闭上了双眼,陷入沉思。

天呐,我可能出现幻觉了,我记得先前是在躲避魔兽们的追击吧。

难道说我死了,妈妈咪呀,为什么死后还要看到这么恐怖的场景,太残忍了吧。

“艾莉亚醒了,阿罗约爷爷,艾莉亚她醒了。可是他又闭上眼睛了,可能被小白吓昏过去了。”

嗯?这声音,是艾伦那小子?不会吧,死了后也能碰到这小子,我们两个这么有缘么?

不对,刚刚我好想感觉到了湿热,人死后应该是没有感觉的,摸了摸脉搏,扑腾扑腾地还在跳动,所以结论就是我还活着。既然我还活着,那么就说明现在已经没有了危险咯~

还有这熟悉的血盆大口,果然是阿罗约那头没脑子的二哈么?对了,刚刚艾伦那小子再说什么,我被二哈吓昏过去了?

呵呵,熊孩子注定就是用来被修理的,不打不成材,慈母多败儿啊。

“艾伦,你刚刚说什么?”

即将恼羞成怒的少女,从牙缝挤出愤怒的宣言,让周身的众人全都打了一个寒战。

“没,没什么。我是说艾莉亚你终于醒了,你昏迷的时候大家都很担心你。”

艾伦冒了莫后脑勺,莫名的从心底生出不好的预感。

“是么?既然你那么担心我的话,那么我是不是也要好好的回报你的关心啊,呵呵!立正,站好!”

哄的隆冬呛~

打了一套相当正宗的少林沾衣十八跌之后,神清气爽的深吸一口气,身体重新焕发出波比的生机。

果然,揍熊孩子是一种享受,以前总不理解为什么家长总对收拾熊孩子乐此不疲,津津乐道。

现在我明白了,打完之后,不仅能提神醒脑,还能舒筋活络,自然健康长寿。

而当我打完收工之后,眼前的一切却又让我后悔站了起来。

原本有小白这头大老虎挡住视线,但当我离开原地之后,自然看到围了一圈的魔兽群。

雪白孤傲的雪原狼,凶残冷酷的剑齿虎,强壮勇猛的极地暴熊……所有的魔兽们都好奇的盯着我打量,盯的我心里一阵发毛。

“哈哈哈!深蓝的传承者呦!吾等冰雪之守护者已等了你数千年,终于等到你啦!”

嗯?谁在说话。

冷不丁的传来一阵苍茫悠远的笑声,声音浑厚有力,在这天地间不断的回荡,让人一听就知道是绝世高人。

抬头看去,心脏大如我也不禁呆了呆。尼玛,一只大乌龟,足有二十层楼般那么高大,因为太过巨大,我只能够看到如同小山包一样的峥骨嶙峋布满冰雪的脑袋。

我发誓从未想过能够看见,大到如此不科学的生物,那如同高山一般的身型,让人不禁让我担心对方一个翻身就会把我们全灭咯。

但我此刻并没有感到恐惧,反而有些激动的热泪盈眶,因为听到了这世上最为动听的声音。

深蓝的传承者,那条美人鱼么?难道说我以后会变成一条美人鱼。麻麻,感谢您的充值,迟来的外挂终于到账了。

于是我毅然而然的抬头望去,大声的呐喊。

“没错,我来了!为了继承深蓝的衣钵,请赐予我无上的神功与力量吧,龟仙人爷爷!”

“……”

嗯?意料中的哈哈大笑之后,拜入神秘老者门下,修成绝世神功,不断打怪升级,得报血海深仇,收服王子美男的预感并没有呈现。

相反现场气氛陡然间变得有些尴尬的沉默,我知道肯定是我漏掉了什么,还没等我思考出结果。

“不,不是龟兄在说话,是我,你再往上看一看。”

对方显然有些郁闷,但还算很开朗的让我好好观察。

尽管内心很是鄙视对方是一个闷骚爱面子的家伙,但为了久违的外挂,我还是很自觉的给自己加了一个鹰眼术细细观察。

果然在玄冰巨龟的背上,我看到了一只静卧在龟背上的冰凤。水晶琉璃般的羽翼闪耀着冰蓝色的光华,斜长的眼睛犹如最为闪亮的晶钻,头上顶着一簇晶莹的凤冠。

在星痕大陆上亦和很多时空一样,凤凰被认为是比龙族更为稀少的瑞禽,相同的实力最低也是圣阶。

我的泪水流的更多了,可以说是热泪盈眶。我想过以后终究会拥有外挂,但从未想过居然会充值了这么多,麻麻我爱你。

“翱翔于冰雪之中的圣灵,天空的王者,钟天地之灵秀的冰凤大神。我,深蓝的传承者,艾莉亚莱特终于见到您了。”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先把关系定了再说,有了关系那就什么都好办了。有句话不是说的挺好的么,在家靠父母,在外靠关系。

“……”

本以为这次肯定会成功,但从未想到会是和之前同样的沉默。

有了先前的经验,不等对方多言我便再次开始了观察,但始终再没有看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什么人,藏头露尾,胆敢在龟仙人和凤男面前装模作样,还不快快现身?我数三个数,再不出来,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既然知道自己已经认错人了,那么索性就一错到底,死不承认,把推到对方的头上去吧。

“好吧,我还是现身出来吧,没想到多年以后,深蓝的传承者居然是这副德行。”

随着声音的响起,我抬头望去,从空中突然有一个蓝色的小点,不断的在眼前放大。

轰~

一声巨响,我间不容发的躲开了这次天降横祸。原来站立的位置溅起大片的冰雪尘雾,雪地也被冲击的布满了裂痕,假如刚刚没有离开,真的,我会死的。

噌的一声拔出圣剑,我死死的盯着爆炸的中心。

“狮子?蓝色的!”

随着雪雾的飘散,造成眼前一切的罪魁祸首暴露在眼前,高昂着头颅,迈着肆意随性的步子,优雅自信的向我走来。而我见到对方的形态,也不禁呢喃出声。

“什么狮子,叫狮兄!”

面前的大狮子,不,不能说大狮子,比小白还小了一圈,要是和冰凤、玄龟比,更是没有任何参照意义。

除了浑身都是冰坨子,闪烁着冰蓝色,真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人家都说第一印象很重要,而这头狮子的第一句话就让我知道,这是一头没文化的假狮子。

“是是是,狮兄好,不知道狮兄名讳,狮兄有何吩咐啊?”

看着面前的狮子,再看了眼远处高耸入云的冰凤头颅和布满裂痕的雪地,我是真的相信对方是个活了数千年的老妖怪了,还是个和米歇尔一样腹黑傲娇的怪胎。

“别用你那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盯着我看,怪恶心的。还有吾名莱茵-蒂-克里斯汀,雪狮中的皇族后裔。”

莱茵有些不满的盯着面前的少女,尽管对对方十分的布满,但是其作为深蓝的传承者,自己是深蓝一脉的守护者,不得不忍住心态徐徐图之。

“好吧,莱茵大叔,快传神功给我吧!”

想着期待已久的外挂,我实在忍不住问了出来。

莱茵,作为深蓝雪山的三巨头之一,召唤者峡谷的话事人,传承的见证者。从未想过自己将要接触到的传承者,居然是一名没脑子还喜欢说些奇怪话的小姑娘。

“没有神功,深蓝的传承者你已经得到了深蓝的洗礼,而作为深蓝的传承者,你将继承雪山的传统,学习雪山特殊的技艺,并将之传承下去。”

尽管自己对于面前的小姑娘有很多不满意,但为了深蓝,为了不再等候数千年,为了深蓝能够传承下去。莱茵还是耐着性子,细细的为传承者讲解深蓝。

“深蓝,在最初据闻这是一个人的名字,而后深蓝之名则由波赛冬的眼泪来继承。波赛冬作为海神最初的神名便是深蓝,而我们也将波赛冬之泪匿名为契约源石,等候海神的继承人,只是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上千年……”

说到波赛冬我则不得不想到临近双子东北部的水瓶域,传说中海神的故居,却没想到会在双子域留下传承,这里面究竟有什么故事呐,真是让人心痒痒……

龙山县人民医院
科右前旗人民医院
湖南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江门看妇科医院
湖北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