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港 > 育儿

新一代满觉陇茶农想当茶博士

发布时间:2019-04-11 06:43:58

当年的体校毕业生,如今成了浙大茶学系学生

他的身上,是西湖茶农整体升级的一个缩影

新一代满觉陇茶农想当“茶博士”

相比一时的经济利益,他们越来越关心茶叶的保护和西湖的名声

唐小军(右一)正在炒茶。(本报资料图片)

秋天是一般农作物丰收的季节,不过小型抽粪车
,龙井茶树却刚好相反——它春天收获西林瓶
,秋天施肥。每年这个时候,满觉陇村年轻的炒茶王唐小军都要请西湖龙井茶树狠狠吃一顿营养餐,滋养它来年叶厚茶香。

今年有点不一样,他跟茶树各有过冬的“食粮”——茶叶有菜籽饼,唐小军则准备了很多有关茶叶的书,打算趁冬闲时好好研读。村里人一边戏谑一边鼓励他:“小军想当茶博士哦!”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本报就长期关注西湖龙井的采摘、种植、传承,数位多次进山,与茶农一同采摘、炒制和品尝新茶。龙井茶和西湖茶农这些年的发展和变迁,我们都用手中的笔和相机如实记录着。

茶农唐小军这些年的生活,其实是不少西湖茶农这些年升级的一个缩影。

为茶地施完肥,他用iPad给茶园拍照留影

唐小军的茶园位于满觉陇村白鹤峰后山。二三十亩茶园里,栽种的全部是群体种。

群体种是龙井茶老的品种,也是目前茶叶品质的。群体种采摘的时间较其他品种要晚4天到7天左右。

顶着大太阳,唐小军一把一把地往地里撒粉末状的底肥:“这是菜籽饼,一袋100斤,刚好撒一垄,我一天要撒20垄。秋天吃壮了,茶树好过冬。”这些菜籽饼,就是唐小军为自家茶树准备的过冬“食粮”。

等施肥完工,他就捡起茶园边的一个iPad,“咔嚓咔嚓”给自己的茶园来几张照片。

养料和农药,是龙井产量和品质的关键东莞户口怎么办理

白鹤峰后山有着种茶适宜的土质:白沙岩。茶园的土质通常分为五个档次:红泥地、黄泥地、“鸡肝泥”(颜色接近鸡肝),黄沙岩和白沙岩。其中红、黄两种泥土属于低档次的土质,长出来的茶叶芽型粗壮,香气不是很浓郁,口感也不醇厚,回甘也不明显。而白沙岩中生长的茶叶,闻起来香气四溢,一口下去,清香和甘甜都润进了心脾。

有了先天的优厚条件,唐小军更关心的是农药问题。“如今的消费者生活条件好了,对吃的东西也特别上心,很在意有没有农药残留。现在的传播力度又那么大,一个觉得不好,一传播,我的品牌就要被抹杀了。”然而,春茶剪掉之后夏季是一定要打上农药的,虫害一旦肆虐起来,第二年的收成都会被殃及到。

经过各种尝试,唐小军从台湾进了一批酵素,在自己的试验田里做数据实验。

一亩茶地的收入这些年翻了一番

走进唐小军家里,开阔的客厅里竖立着一个精致的置物架。架子正中放着一把巨大的青瓷茶壶,十几本有关茶学的书籍就整整齐齐地摞放在茶壶一侧。

“春茶的时候忙,经常几天几夜不睡觉。现在空下来,我就会翻翻这些书,多了解点知识,对做茶和生意都是有好处的。”唐小军一边倒茶一边笑着说。

《话说中国茶》、《茶之初四种》、《百壶鉴赏》……这些书,就是唐小军过冬的“食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