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港 > 历史

刘震云一句顶韩寒一万句iyiou.com

发布时间:2019-03-11 15:16:38

刘震云一句顶韩寒一万句?

8年前,作家刘震云和天才少年韩寒先后做客某家站,并有过一次交锋。

在采访中,

刘震云对这位80后作家充满了宽容和鼓励的姿态——

主持人(对刘震云):您怎么看待韩寒,怎么看待中国的教育现象?

刘震云:我觉得韩寒是个非常有才华的少年,他在《三重门》里面还用过一个标题,叫“一地鸡毛”。我觉得对韩寒来讲,起码从创作来讲,困难不在现在,而在今后。当一个人接近自己生活的时候,写作是非常容易的。当你能够排斥这些日常的生活,排斥自己的生活,能够越过自己的生活,进行艺术想象的时候,你会感到面前有非常大的困难。如果韩寒想成为一个长时期的作家的话,我希望他能够顺利通过这个障碍。

而年轻狂傲的韩寒对刘震云这位前辈却似乎有点不太领情——

主持人(对韩寒我们却抱怨度日如年):上一次,有一位作家叫刘震云,你了解吗?

韩寒:还行。

主持人:他说你是一个天才的少年作家,你怎么看?

韩寒:他可能没有看过我的东西。

主持人:他看过《三重门》,里面有一个“一地鸡毛”的标题。

韩寒:可能我这个标题把他弄得比较高兴,就夸我一句。

……

8年后的今天,两人一不小心在淘宝上遭遇并PK上了。

2009年4月30日,北京春季地坛书市正式开幕。书市组委会追赶潮流,在同一天首次将精挑细选的部分书市图书搬到上进行售卖,包括刘震云、王立群、王金战等知名作家签“家童鼻息已雷鸣”是说名版的《一句顶一万句》、《中国不高兴》、《澜本嫁衣》等11本图书。但4天过后,这家名为“北京书市官方店”的店却尚未售出一本书。

这与韩寒的上书店火爆的人气形成了鲜明对比。4月19日开业天,便签售2000余本,半个月时间内已售出10多万册图书,毫不逊色于一家中等规模的书店。昨日,该店还发布通知告知广大友,“‘五一’后正式实施一人一次限拍一本;如用购物车同时拍下数本的,我们会关闭交易或退款,不再发货。”

为什么若干作家,却干不过一个业余作家(韩寒是一个职业赛车手,并且兴趣广泛)?仔细分析,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个作者的定位和特性;一个是图书的价值取向和差异。

众所周知,淘27、倒不是因为喜欢听而一直重复那首歌宝几乎是年轻人的地盘,而韩寒的粉丝大多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们自然熟悉也在26岁以下的年轻人,对购之类的新事件自然轻车熟路;而刘震云、王金战等作家的读者更多偏向三十岁以上的中青年人,他们大部分习惯去书店购买图书。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韩寒在新浪的博客访问量已突破2.4亿,在这样一个流通量巨大的络平台上为自己的上书店做广告,自然既贴切而效果又奇佳。

但这只是表层原因,其里则是流行文化的甚嚣尘上。笔者手头正好有韩寒的《他的国》和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前者的语言尖刻、俏皮、机警、新鲜,读起来特别轻松解气;后者号称中国版的《百年孤独》,人物众多、时间跨度很大,“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构成言说的艺术,都能拧出作家的汗水”,读起来自然让人费劲。

韩寒的书,一万句轻似一句,如众马下注千丈坡似的畅快,读完后可以完全甩在脑后;刘震云的书,真正一句顶一万句,有如背负重荷攀爬峭壁,即使表面的些许冷幽默,也驱赶不了背后的沉重与孤独之感。

两种书都有其价值和市场。但从单纯的文学价值而言,我肯定会选择后者。《一句顶一万句》我一次顶多读几十页,读完后我会好好地收藏于自己的书柜中;《他的国》的两天的时间看完,然后送给了我的侄儿——他一直眼馋这本书。

2007年苏州人工智能种子轮企业
2015年厦门金融B轮企业
2017年杭州生鲜食品E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