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女子婚后第二天遇动车事故殡仪馆当志愿者

2018-11-05 09:26:26

女子婚后第二天遇动车事故 殡仪馆当志愿者

中新温州7月26日电( 江耘)“我天结婚,第二天遇到事故,第三天去殡仪馆。”敢如此调侃自己的人不多,特别是“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中的幸存者,上海姑娘胡丹琪则很看得开。她不仅没有庆幸劫后余生,还自发来到温州市殡仪馆当志愿者,用所学不多的心理疏导技能,开导和安抚死者家属。  7月25日,温州市殡仪馆二楼大厅被悲伤的气氛所笼罩。在一旁的椅子上,几名女子都在流泪,其中中年女子更是泣不成声,难以自己。在女子脚下跪着一名年轻女子,不停地拍拍她的肩膀,两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如此场景令现场的人为之动容。之后,年轻女人搀扶着悲伤的女子走出殡仪馆,并扶着她一步步走下台阶,将其送上车子离去。一转身,这位年轻女子抹了抹眼泪。  这一抹令人惊讶。因为,所有人都认为她也是动车追尾事故的死者家属。然而,她却是一名志愿者,为死者家属进行心理疏导。她就是胡丹琪,一个敢于自我调侃的人。  面对采访,胡丹琪所表现的和在死者家属面前完全两样,阳光、开朗、随性。  胡丹琪也是事故动车的乘客之一,幸运的是,她所在车厢远离追尾的那几节车厢。回忆当时,她并没有太多印象,不过腿上的三块淤青足以见证当时的碰撞之激烈。  “当时车子晃了好几晃,车厢突然漆黑一片,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列车员也不清楚。我们都以为停电了。”胡丹琪回忆,要是说能体现追尾的迹象,那便是身边一个乘客被行李架上掉落的箱子给砸了。  事故发生后不久,大家都得知追尾了,于是胡丹琪随着人流下了车,并往事故发生地反方向行走。“我们走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下高架的口子,只能又原路返回。”胡丹琪说,她在返回时,远远地看到事故现场,当时有些害怕。  7月22日是胡丹琪幸福的日子,这一天是她的结婚大喜日子。第二天,她就坐上动车去度婚假,没想到却发生了这么惨烈的车祸。“上这趟车前,感觉一直都不是很顺的。”胡丹琪说,“妈妈帮我买票时,踩进了脏水坑。登车前我又差点没赶上,开车前几分钟才冲进车厢。然后在路上就碰到了这么大的车祸。”  事故发生后,胡丹琪来到了温州。之后,胡丹琪一直关注着车祸的。当看到事故造成如此多的死伤人员,她的心情一直都很沉重。  后来,胡丹琪通过络了解到死者家属的情绪不稳定,需要心理疏导。而她本身对心理疏导比较感兴趣,平常也一直在看这方面的书籍。“我觉得有这方面的需求,自身也有一定的知识,就想着去帮助他们。”胡丹琪说,她之后通过温州当地的志愿者组织来到了殡仪馆。  由于自己并非专业的心理疏导医生,她自嘲为“赤脚医生”。这名“赤脚医生”工作起来十分的敬业,25日中午到了温州殡仪馆后,便马上进入角色,几个小时的时间,进行了三四例心理疏导。  “这个时候,家属都很悲伤,讲道理他们根本听不进去。我一方面语言上安慰他们,同时还进行一些肢体交流,比如抚摸他们,或者抱在一起,主要是让他们将悲伤发泄出来,这样会舒服些。”胡丹琪如此说,也是如此做的。她工作时被误认为是死难者家属,跪在家属脚下,和他们抱在一起痛苦,足以证明了其付出和投入。  “虽然我婚假是在殡仪馆度过,但是我觉得这比去马尔代夫什么的更有意义。”胡丹琪说。(完)

治疗打呼噜
丝杆升降机
电阻测试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