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港 > 旅游

19岁女大学生村官下封口令令人忧虑

发布时间:2019-05-22 02:25:16

19岁女大学生村官下“封口令”令人忧虑

就在广州的大学生们一场紧跟着一场地参与招聘会为寻觅工作而繁忙的时分,远在千里之外的安康学院大二学生、村官白一彤曾经正在繁忙于本人的工作了。听说又有媒体前来采访,她赶紧吩咐村干部:“通知村里人,采访时只能说好的,不许说坏话!”(3月29日《广州》报道)  诚实说,前些日子,当我看到19岁的在校女大学生白一彤高票中选村官的报道,真有眼前一亮的觉得,而且还不假思索地想为之叫好。道理也是明摆着的,这一,白一彤年轻、有才能、有魅力,更有生机;二来,年仅19岁,还在上大二的女大学生竟然能以97.6%的得票率中选为高杰村村长,这如此之高的民众拥护率就足以证明村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村民的意愿是直白无误的,这还有啥说的?村官一职旁人莫属,就是她了。  但是,今天再读报道,我却不只有了对19岁女大学生村官得“一停、二看、三经过”的想法了,以至还对刚刚履新才两个多月的女大学生村官的快速“成熟”,以至当闻听来访,当机立断下达“封口令”的“干练”之举感到忧虑和不安。  不是笔者小鸡肚肠,仅仅由于白一彤说了几句如何对付的话,向村民下“封口令”就不待见她这个新人,而是由她的中选前后的一些背景和所作所为,人们几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一丝隐忧。比方,白一彤之所以可以以如此高的得票率中选,是有该村强大的白氏家族权力做后台;又如,参选前,白一彤承诺几年内率领父老乡亲做好10件大事,但至今只要“春节前每户发放1000斤煤,让父老乡亲渡过2008年冰冷的冬天”这一条曾经在选举之前兑现,而恰恰就是这一条承诺的兑现,让她堕入了“贿选”的言论漩涡。此外,她亲率村民修路过程中,曾经砍了他人的枣树,毁了邻村的窑洞,以至,带队的白一彤自己还与他人发作了肢体抵触。  或许,思索到中国乡村宗族权力无法逃避,村官年轻经历少,遇事不冷静,难免办事粗糙、鲁莽,以至由着性子来,因而,与邻村发作抵触,破坏他人的枣树、窑洞什么的在所难免,关于新村官身上的这些缺乏,我们也应给予宽容,但不论怎样说,在承受采访前,她召集村干部,下“封口令”,只能说好,不能说坏的强悍和“干练”,却一直无法令笔者对即便不为她、也为该村的民主进程和村民利益担忧。  脚踏实地,有一说一,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这本没什么可说道的。但在19岁的女大学生村官看来,村民们向包括在内的外人引见村里的情形,不能脚踏实地,也不能依照本人的意愿说,却必需,也只能按19岁女村官的“旨意”,说好不说坏,这能让人乐得起来么?这对该村全体村民来说,能是一个好兆头吗?(李甘林)

我国诞生首家双百亿船企
半调子相思正文第四章
连云港健和造船项目开工建设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