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港 > 美食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二十一章 寻找援军

发布时间:2020-01-17 03:46:43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二十一章 寻找援军

唐青青整日与师父形影不离,x

乐晋安醒来之后,听说了妹妹的决定,不顾秦紫萱的建议从病上爬下来,跑到厂房去修理那架孔雀火。

他除了干这个外,还亲自为妹妹制定一套完善的修炼计划,因为乐晋安让机械营名声大噪,致使越来越多的中下层武者踊跃报名,被淘汰刷下去的占七成,不过还是填入了一部分的新人。

机械营从可怜的几十个人扩大到了三百余人。

幸亏是收缴一批战狼器型,不然的话,人够多了机械远没那么多,如火如荼的训练随之开始了。

机械武者给那些无法冲进圣域的武宗带来了新的希望,这些人已经对陈旧的认知大为改观。

庞靖也可以下地行走了,拐着一根拐杖,偶尔过去瞧瞧机械营的训练,业火城内一点点在复苏着。

秦冲这几天可没闲着,战争说白了靠的还是人,很明显敌人的数量是他们的好几倍,在国内再怎么压榨也找不出更多的人了,各大势力的战斗,不间断的摩擦已经死了太多的人,他要解决的是摆在面前最大的一个难题——兵源!

经过和古丽娜的一番商量,兵源问题不是没有一点办法,但是需要铤而走险。

古丽娜的父亲曾在游散的雇佣兵里有一席之地,大公国是吞并了数个国家而组建而成的,内部有很多不稳定的因素。

古丽娜提议可以去找战鼓王谈一谈,这位战鼓王是他父亲的好友,整个家族都是被风暴公爵给灭杀的。

他在大公国是臭名昭著的通缉犯,手下聚拢了不少的人手,曾经做过一件震惊全国的事儿,那就是带着一队人马突袭了风暴城公爵的府邸,那时候也在战争期间,城内的驻军并不多,他一路杀到了广场,可惜遭到了城内士族们的反抗,最终败退。

大公国由于地域过大,有很多的灰色地带,特别是在边界区域,这位战鼓王恰巧就在雾之国和大公国北面接壤的一片地带活动。

大公国出兵围剿过几次,这群人直接躲进了山里,或是逃到雾之国来,几次失利之后便不了了之了。

那还是二十年前的事儿,现在的战鼓王已经是一个老家伙了。

古丽娜也不确定对方愿不愿意加入,毕竟从盘面上看,他们的胜算微弱。

不过这个提议还是让秦冲动了心,两个人进入了北域,在夜姬等人偷袭的炎城的时候,两人已经快靠近边境线了。

秦冲跟着古丽娜,正往一旁漆黑的大山飞去,这里已经渺无人烟,比幽灵谷还偏僻,很难想到这种地方会住着一群人。

古丽娜也是按照曾经的记忆找路,两人落到地面上,在沼气升腾的森林里穿行。

秦冲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伸手要拔剑,古丽娜急忙叫道:“别动!”

六七头魔兽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上面骑坐着人,端着猎**,有的人脸上涂着油彩,长相上和古丽娜比较相似,都属于少数民族的一脉。

“我是原山旗部落部落长的女儿,名叫古丽娜,我父亲和战鼓王是生死之交,这是我的部落印记。”

古丽娜把手臂上的衣服卷起来,在一个位置上有一个类似图腾的标记。

为首的一位骑射手抬了抬手,其他人立即把猎**放下来,强壮的男人伸手指着秦冲,“那他呢?”

“我是剑盟秦冲。”

“斩杀天盟盟主凯皇的……那个秦冲?”为首的人被惊着了。

“在雾之国应该没有第二个叫这个名字的了。”

“跟我们来。”男人一拍身后的坐垫,“跳上来!”

两人跟着这几位游击兵走了很长一段路,道路渐渐开阔了起来,沼气也消失不见了,前面围山而建了一个寨子。

这几个人靠近的时候便发出了信号,咚咚咚的鼓点从山寨中响了起来。

几人从坐骑上下来,古丽娜忙压低声音说道:“一会说话要小心些,这位战鼓王已经年龄很大了,若是年轻个几十岁,或许我们一邀请头脑一热便答应了,现在可不同,他要养活一大帮人,付出必须得有相应的收获。

“明白。”

两人从寨门被迎接进去,一路走到一栋古楼前面,一位大胡子身体魁梧的老人坐在一把很大的靠椅上,两边站着山寨精壮的男人们,对两位并不热情,还好并没有看到什么敌意。

“什么风把古青龙的女儿给吹来啦?你旁边这个漂亮的小伙子,莫非是你的男人?”老者声音极为粗狂豪迈。

“见过战鼓王!”古丽娜急忙弯腰行礼。

“别叫什么战鼓王了,我都是个老家伙了,那是部落还在的时候我争来的名号,叫我老段,或者段老头都行。”

“在下秦冲,见过段前辈。古姑娘和我是战友,她的男人是庞靖,想必这个名字您一定不会陌生。”

老者哈哈笑道:“我虽然住在这里,封闭了一些,但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我还是知道点的。你们跋涉千里跑到这边来,是想拉我入伙的?”

“是有这个意思,更确切地说,是想要和段前辈一起报仇雪恨,我们有共同的仇人。”

“仅凭这一点,无法说服人。”

古丽娜忙道:“您当年曾欠下过我父亲一条命,我父亲临死之前嘱托过我,一旦我有大难走投无路就带着一件信物来找你,说战鼓王绝不会拒绝。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了,我已经带来了信物。”

所谓的信物是一把,这原本就是他的东西。

…s

老人拿了过来,随手一扔砰的一声扎在了一旁的桌案上,“保养的不错,看得出来时常打磨,过了这么多年还依然锋利。可惜啊,丫头,你来晚了,我和你父亲的那个约定有效期只有十五年,现在已经过了期限。”

“你们愿意留下过夜呢,有好酒好肉招待,不愿意的话可以回去了,我对风暴公爵那个杀人魔头有血仇是不假,但是敌众我寡,我一旦答应了,就是让山寨里的两千多名好男儿走上战场去死,当年我敲响战鼓,不肯接受侵入者的收编,哪怕国土基本上已经沦陷殆尽,仍旧凭借一口气奋战到底,死伤无数人。少数幸存的族人们跟着我,一路颠沛流离来到这里,虽然不富足但生活还算安稳,我敬佩你们对大公国的抗击,悬殊太大了,恕我无能为力。”

();

深圳博爱费亚丹种植牙
长春哪个医院治疗牛皮癣正规
在贵州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泉州哪家医院好
中山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