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港 > 娱乐

盗贼王座 第六十七章 狂妄

发布时间:2020-01-07 21:37:59

盗贼王座 第六十七章 狂妄

下面站着的近百名神药宗天才炼丹师们,顿时间如同油锅里渗进了水,直接炸锅。

其中一名须发全白的老者,更是猛地站前一步:“萧长老,你确认你没有搞错?”在场中,就是他的威望最大,若不是他无心争夺,几次推掉了宗主给予的长老一职,否则他现在的地位,丝毫不在萧毅恒之下。

萧毅恒这堂堂的神药宗大长老,他人怕他,这老者却是不怕。有时候脾气上来,连宗主的面子,也是不卖帐。

被人这么毫不客气地质问,又是当着周离的面,多少让萧毅恒有一种下不了台的感觉。

偏偏

面对这老者,萧毅恒还真的没有办法动怒。

论起来,这老者的资历,比起自已来,还要更老一些,在炼丹方面,外界只知道自已是炼丹师中的第一人,事实上这仅仅是外界认为而已。萧毅恒明白,在神药宗中,比自已在炼丹上更为高明的人,至少不下于十人。

许多已经退瘾的老炼丹师们,平日是见不到他们的身影的,却并没有老去。

关键的时刻,还需要这些神药宗的老前辈们力挽狂澜。

连宗主都要给他们三分的面子,自已在他们的面前,起到的作用,也就有限了。

“齐师叔,这是宗主的意思,怎么会搞错?”萧毅恒硬着头皮说道,直接将这事推到宗主的身上。

被称为齐师叔的老者冷笑起来,一指周离,丝毫没有客气地说道:“萧长老,就这娃娃,毛都没有长齐,你这是在逗着我们玩,拿我们穷开心吗?”

在场的众多炼丹师弟子,全都是哈哈笑了起来。

见到有齐师叔出马,在这里,他的资格最老,训丨起萧大长老来,绝对会让萧大长老没有脾气。有着齐师叔站出来,最合适不过的了。

“就是啊,毛都没有长齐,有什么资格?”

“哼,老夫学会炼丹的时候,不要说他,便是他的祖辈,都不知道在哪。”

“哈哈,王师伯说的极是。”

“也不知道宗主他老人家是怎么想的,竟然听信这一种骗子的忽悠。”

“我倒要看看,这娃娃有什么本事。”

能够在内院里炼丹的人,无一不是在神药宗中,有着极高的地位,说起话来,自然不会客气。

萧毅恒嘴角抽动,他退后了一步,将周离给让出来,轻声说道:“周家主,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忘记说了,这里的人无一不是丹痴,他们几乎不问外界之事,自然没有听说过你的事情。”

“知道。”

周离淡声回答,不用萧毅恒说,周离也明白,自已的名字,对于现在的大楚王朝来说,没有听说过的人,绝对是少之又少。可是刚刚萧毅恒介绍自已时,这些人根本没有反应,就知道他们没有听说过自已。

扫了这里的众人一眼,周离知道,自已说什么也是白搭,自已的年轻,他们是不可能相信的。

很于脆地,周离猛地踏前一步,双手叉腰,就这么冷冷望着众人。

论起来,这里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上百岁的老家伙,更不用说其中一些已经活过了数百个春秋,年纪当自已的祖宗也不为过。本应该是尊敬他们,可是周离更明白,若是不镇住他们,自已休想离开神药宗。

不要以为穆洛宁很好说的样子,周离却明白,到了这一种地位的人,杀戮之果断,绝非像平面这么简单。

“喂,小娃娃,吓唬我们?”这齐师叔冷笑起来,缓悠悠地说道:“你现在已经走到了一条死路,敢到神药宗行骗的人,没有活着离开的可能。”

周离摇着头,发出啧啧的声响,说道:“老头,你说错了,不是我到神药宗行骗,而是你们宗主请我来的。”

直呼老头,让齐师叔的嘴巴瞪得巨大。

不说齐师叔,就是旁人,也是大吃一惊,要知道齐师叔何等身份,这老头二字,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直呼过了?

连萧毅恒也是眉头一皱,有些吃惊于周离的胆量。

“娃娃,就算你是宗主请来的,今天也让你知道什么叫尊老。”齐师叔大怒,手一伸,竟然是虚空向着周离抓去。能够拥有数百年的寿命,必然是尊者层次,一出手,似乎周离四周的空间,产生了扭曲。

“真。闪避”

做为超级保命技能,周离心中意念一起,技能已经是启动,在自已的视角处,出现了一个闪避的图标。

周离明白,自已的速度,闪避灵者层次的攻击还行,却闪避不了这尊者的攻击,几乎不可能。第一自已的速度达不到这么快,第二就是尊者的攻击,几乎说是操控了空间,让人没有反抗之力。

30勺完全闪避机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周离明白,盗贼这一个职业,很多时候都是在赌。

比如在偷bss之时,就是赌自已拥有着的闪避机率,能够出现概率性,成功地闪避掉bss的攻击。不成功,就会被bss秒掉,又要重新再来,而成功了,意味着给bss甩一个“偷窃”,有可能让你一夜暴富。

就好像现在,周离同样是在赌这30刂率,完全闪避掉齐师叔的这一击。

“咦”

齐师叔知道自已的实力,对一名气者五阶的小娃娃动手,有失身份,可是他愤怒之下,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自已势在必得的一击,却诡秘地一滞,并没有在虚空中,将周离给困住。

旁边一直想着看戏的众人,见到齐师叔这一击竟然没有奈何对方,无一不是大吃一惊。这个周离,连动也不动,可是齐师叔却失手了,这一种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却硬生生在他们眼前出现。

“不可能”

齐师叔却是手一动,又是准备出手。

周离眉头一皱,出声说道:“萧长老,你们神药宗便是如何待客的?若是这样,我可受不起如此大礼,说不得要向穆告辞了。”

萧毅恒当然不可能让这一种事情发生,手一划,直接在周离的面前形成了一堵无形的墙,同时厉声说道:“齐师叔,周家主是宗主请来的尊贵客人,休得无礼。”

正准备出手的齐师叔,不得不停下手来,只是脸上尽是不屑,说道:“少拿宗主来压老夫。”

周离却是哈哈狂笑起来,摇着头:“我看啊,你们这一群人,只是虚有其名的庸才而已。欺我年少?在我的眼中,你们根本就是一群渣滓,不值一提。”

“什么?”

周离的这一句话一出,顿时形同炸锅。

刚刚才平息了心头怒火的齐师叔,又是猛地火气爆顶,他须发根根竖起,厉声说道:“娃娃,你真当老夫不敢杀你不成?”

一众炼丹师,人人都是死死盯着周离。

在外界里,他们是绝对的天之骄子,天才中的天才,是炼丹师中的翘首。可是现在,却有人将他们形容成了渣滓,这绝对是对他们赤裸裸的污辱,今天若是眼前的周离给不出一个理由,再无走出神药宗的可能。

萧毅恒也是张大嘴巴,大吃一惊,他绝对想不到周离会这样说。

就算萧毅恒再护着周离,现在对周离也是异常的恼火,怎么说他也是神药宗的大长老,周离这么说,将神药宗置于何地?

周离笑了,说道:“怎么,不服气?这个世界,不是嘴上说说就可以的,不服的话,拿出你们的实才来,我倒要看看,你们自认为是天才中的天才,有什么狂妄的资格。我在这里放下话,不服的话,可以与我比比看,若是谁能赢了我,我立马从这峰顶上跳下去,无需你们动手。”

峰顶之下,是深达二三千米的悬崖,深不见底,跳下去,灵者可能会有半条命在,但气者绝对是死路一条。

也就是说,周离现在完全是在赌命。

齐师叔的脸色铁青,吼叫道:“狂妄,实在是狂妄,狂妄之极。”

确实是很狂妄,拿命在赌,如此叫板,也就意味着周离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认为这里的近百炼丹界最顶级的炼丹师们,无一人能够比得上他?

这何止是狂妄,简直是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是一个十足的疯子。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

“狂,实在是狂。”

“数百年来,还无人敢在神药宗如此叫嚣。”

面对周离的狂妄挑衅,他们何止是愤怒?简直有一种要爆炸的感觉,他真的当自已是丹神一级的人物?在场的人当中,随便一人,拿出来也是八阶炼丹师,而九阶炼丹师更是占了大部分,周离凭什么向他们叫嚣?

萧毅恒脸色巨变,吃惊地望着周离,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应付周离惹出来的事情。

周离丝毫没有害怕的神色,一指齐师叔:“你不是说你学会炼丹的时候,我祖宗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吗?不如我们就比一比?若是你赢了,我从这里跳下去,若是我赢了,以后见到我,要叫一声师父。”

“你……”

齐师叔几乎有一股吐血的冲动,他握着拳头,脖子处青筋根根突起:“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老夫就答应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瑞安市第二人民医院
资阳市第四人民医院
长治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浙江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泰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