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港 > 娱乐

曹世如红旗连锁的社区生意经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20 16:39:48

曹世如:红旗连锁的社区生意经

社区的生意能做多大?

在一张插满小红旗的成都地图面前,让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没错,那就是苏宁、国美等连锁巨头的络。

不过,坐在面前的却是红旗连锁董事长曹世如,这位性格直爽的川妹子,在江湖上还有另一个别称:曹大侠。

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曹世如凭借敏锐的商业嗅觉和魄力,将并不起眼的社区超市做得淋漓尽致,2009年实现销售收入49.57亿元。现在她准备将这种经验延伸到社区电影院上。

她说: 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其实就是执行力,很注重思想政治教育,整合出了一支有战斗力的团队。

以前一直在发展,所以规范根本不是很受重视。但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要把很多的精力放在制度规范上。 曹说。

1. 红旗连锁 净身 改制

曹世如曾经下过乡,1972年,她进入国营企业红旗商场工作,最初的岗位是票证管理员。后来还担任过班长、业务科长。正是在业务科长这个位置上,凭借个人的业务能力和人格魅力,她建立了全国性的业务络,也为日后红旗连锁的供应商关系打下基础。

1991年,红旗商场调整了内部机构,曹世如所在部门被调整为红旗商场批发分公司,她本人出任批发分公司经理。随着时间向前推移,当时的零售市场变得较为混乱。

由于交通以及信息沟通远不如今天顺畅,以及价格双轨制带来的寻租空间,导致市场充满了伪劣产品以及产品价格畸形。此外,很多零售终端拖欠货款也让曹世如头疼不已。

当时我的部门是专业批发,别人拿了我们的货,却没有能力支付,最后导致我们也没法向上游厂家支付,所以三角债的情况很严重。 曹世如回忆说,有一次她去收款时,对方一脸无奈地说,你看嘛,坐着那么多人都是要求发工资的,我们已经几个月开不出工资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只有一堆烂皮鞋可以拉走抵款。

红旗商场内部管理混乱也促成了曹世如开店的念头。

她举例说,原来母体(指红旗商场)里,仅1000多平米面积就有十几个部门相互竞争,他们在同一商场里卖着同样的东西,实际上是一种资源的浪费。

很大程度上讲,这也是当时国有零售业困局的缩影。

那时的国有零售企业都处在很被动阶段,可谓举步维艰。当时的零售业还没有真正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运行,官僚作风还比较严重。 曹世如说。她早就意识到了企业不按市场规律运行所带来的种种弊病。这时候,从来都是主动寻找战机的曹世如产生了一个念头, 我们既有全国性的供应商络,又有仓储等条件,为什么不主动地走进社区、走向终端开超市? 她想着。

1996年,曹世如所负责的批发公司终于在成都市梁家巷开出第一家社区超市,面积不到300平米,经营着4000多种商品。她又把店的名字改成红旗直销批发商场,目的是为了告诉老百姓,这里的商品便宜、方便购买,并且放心。

当时成都市还没有连锁经营的零售企业,我们就想着,既然老百姓买东西不方便,而我们又有充足的货源,为什么不能最大程度地贴近老百姓呢? 曹世如说,这就是其当年想做连锁社区超市的初衷。第一年她就开了8家分店,用她的话来形容, 当时感觉真是不得了。

在选址上,曹世如特地避开黄金地带, 当时在街边上、社区里、工厂旁,都是很不起眼的地方。否则很容易遭到红旗商场的反对。 她说。随后的四年时间里,红旗超市陆续在成都开了30多家分店,都选择离市中心较远的社区里。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计划经济味尚浓的背景下,曹世如坚持市场化道路的做法自然也会引起异样的眼光。

例如,当时红旗连锁分店的大部分员工都不能享受国企职工待遇。 因为他们都是招聘的下岗工等,红旗商场没有这部分人的工资待遇,就只能靠给厂家打广告、做批发,还有一些商品的回扣积累来给这些员工发工资奖金,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曹世如感慨说。

到了1999年,原有的红旗商场已经不允许我再发展了,但是那时候已经有30多家店的规模,解决了将近900多人就业。其中有40多人是原国有企业职工身份。这时不进则退,不改制都会死在这个老的体制里。 曹世如说,当时超市的利润和货款都归红旗商场,被母体乱占货款更是家常便饭。

曹世如认为,与供货商接触的是她,货款却进了红旗商场口袋,倘若有朝一日资金链断了,麻烦只能让她一人背着,这个局面有点让她坐立不安。

于是,1999年中期,她主动向上级打了报告要求改制,但并没有得到红旗商场同意,她又找到了当时的主管部门商贸委,但此时此刻最终历经种种困难才获批。

不过,同意改制的条件也是苛刻的。

红旗连锁必须将红旗商场的1180万元债务背上,其次40多名国企职工的安置费由她本人来解决。

胡耀明从1981年就开始在红旗商场工作,改制之前,他负责配送中心的管理工作。 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们,也包括家人,他们说我们是国有企业员工,跟着曹总出来,国有企业的身份福利就没有了,但是我们相当信任曹总,因为跟着她那么多年,对她的为人处事,对我们的和供应商的感都是有目共睹的,大家相信她的工作能力。 胡耀明说。

2000年6月,红旗连锁正式改制成艾格农业养殖分析师告诉本报功。但日子并不好过, 当时我们没有什么资产,所有的门店、仓库都是租的,就是有一堆供应商的货,还好当时供应商都愿意支持我。 曹说。这得益于其在业务科、批发公司时积累的人脉资源和信任。

胡耀明心里也很明白,当时很多人都不看好独立出来的红旗连锁,甚至有人宣称,没有国企的资源、人脉做依靠,半年后红旗连锁将关门大吉。

银屑病如何用药
藤黄健骨丸
小儿手足口病的危害与防治
丹媚避孕药什么时候吃有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