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港 > 养生

河北衡水武邑于俊奎因上访女儿被绑架九年

发布时间:2019-09-19 23:04:53

河北衡水武邑于俊奎因上访女儿被绑架九年

核心内容: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桥头镇东逍遥村农民于俊奎自2004年以来,向各级有关部门举报村支部书记于永亮滥用职权大肆侵吞集体财产的腐败行为。

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桥头镇东逍遥村农民于俊奎自2004年以来,向各级有关部门举报村支部书记于永亮滥用职权大肆侵吞集体财产的腐败行为:

1、2003年,我村退耕还林302亩,按国家政策,每年每亩国家给农民种树补助160元。补助期限八年。而我村只补助了三年,每亩160元。且是按200亩补助,另102亩的补助费和其余几年的补贴,到底是哪一级政府贪污了还是村干部贪污了,村民不知道。

2、我村有1925亩土地,农民实际领到的粮补款只有1725亩,另200亩的粮补款,于永亮用周志友、周锁柱、周国瑞三人的名义造假单据,声称是他们三人的粮补,但是他们三人没有地。

3我村的学校、发电机房、供销社及副业的各种房屋共二十九间,由于永亮卖掉,村民不知钱的去向。

4、我村历来有大型平板仪器厂,平板不安成品算、也不安半成品算、安废铁计算约上万吨,处理一空事实居在数目较大,款的去向如何解释?在2004年10月15日中午十二点,于永亮私自处理三车,上访人在大街上拦住。但他给乡政府副乡长孟庆表打,孟庆表开车来和司法人来强行拉走,大街上几十口的群众怨声再到,孟庆表黑社会组织,并对上访此问题的于俊奎进行威胁。

5、我村打了一眼井用去七万元,但是村上处理村路两旁的树款收了29000元,05年扣农民粮补款38000元,上级拨款60000元,共计12

.7万元。剩余的钱不知去向。

6、我村企业租用村里的集体土地50亩,十五年的租金,没有公布过,群众也不知道有多少,没有群众占地款项一分。

7、于永亮为村民购买树苗上千棵,没有栽活一棵。他为了省钱,买的死树苗。

8、县纪委来村里查账,因账目违纪罚款5500元,没有追查,等于罚了村民群众。给村民造成经济负担。

9、村西南几百米的电线和电线杆拆下来,于永亮送了人。

10、村东原有一眼深井,于永亮叫个体企业又在离原井10米处打一眼深井,目的是报废原来的井。为了打井捞钱。在井旁投资修建一个蓄水池为村吃水抗旱备用,上盖有楼板他拆掉送人。07年换新深井泵,旧泵拉走不知去向。村水利设施配件上百吨。也不知去向。

11、2007年12月5日,我将对于永亮的揭发材料,贴到村的专栏,当天上午十点,于永亮的妻子到我家破口大骂。事发后,12月11日11点,乡派出所五人到我家中恫吓、威胁我,并要带我家人去乡派出所。2008年1月14日,我再次把揭发材料贴到专栏,于永亮出动全家老少共五人拿上铁锹和木棍在大街上打骂我。

12、在2004年我和多名群众到乡、县、市上访,没有得到解决,孟庆表到所有上访人家中私访,在我家中威胁说:不要上访了,出现人员伤亡怎么办?

13、我村十多年没有民主,都是村支书一人说了算。乡里曾经带百十名人来村里镇压,强行侵害村民的土地承包权,村民不同意,就把人弄走。到县里黑暗的地方将人打伤送回村里扔到街上。村当官的行为这些年来就这样。

14、我从2004年开始,不间断的向各级领导反映于永亮的腐败问题,2006年1月1日下午5点到6点,我十六岁的女儿于红红在本村被绑架,至今八年生死不明。事发之前,曾有不少村民到我家中劝说:不要告他了,再告下去,会出人命,你和你的家人要多加小心,他们会报复你的!

女儿被绑架之后,我多次到政府要求处理,查出孩子的下落。去的次数多了,派出所所长张保全和乡纪委贾海朝,在贾海朝办公室张保全掐着我的脖子说:再找孩子,掐死你!

以上举报人多年反映的问题,县政府2012年7月17日给我打,说我反映的问题上边都转到县上了,让我到县上去一次,我去了县政府,县政府两位领导干部接待了我,但是这所有问题一个也没有解决。举报人再打,回复说:你的上访问题被终结了!

举报人于俊奎2014年2月24日

于俊奎:。

举报现任支书郭海旺

举报人:于俊奎,武邑县桥头镇东逍遥村农民。

1、我村现任党支部书记郭海旺,抽出农民一部分粮食补贴款用于修路,又把深井铁管抽出来卖掉也用于修路。侵害了农民的切身利益。

2、2012年春季我村农民种树200亩,连一棵树也没有活。为什么全部是死树苗?郭海旺应负什么?

3、2012年农民种的玉米上了保险,玉米发生了意外风灾,保险公司赔偿了,农民没有得到。全部由郭海旺侵吞了。

4、郭海旺说他从县里要来一眼配套深井和防渗管道说是开发我村南盐碱地,开出几百米防渗管道沟,但没有埋设管道,只安了出水口管,欺骗上级。坑害村民。过后又将管道卖给村民,捞钱。

5郭海旺动不动就在村里大街上骂群众,有时还在广播上不干不净。

6郭海旺是通过他妹夫副乡长康广军贿选,加上滥用职权当上支书的,乡副乡长孟庆表、乡派出所的人员七八人来为郭海旺当村支部书记助威。公平不公平。

7、郭海旺把上级给盖的办公室卖掉,又租赁房屋当办公室。

2013年12月16日我又去当地乡政府反映以上问题,乡纪委说你交的材料我都交给乡书记了。得乡书记批准了我才能去调查,上访人问你有没有权利调查,他说没有。乡纪委说他是才调来的,村里一个人也不认识没法调查。

纪委说于永亮和郭海旺的问题已交给乡书记,乡书记说正在解决。上访人说这些年的事还没解决。村又栽200亩的死树,问怎么回事,书记答复说你们村的农民认识不足栽的树。

举报人:于俊奎2014年2月24日

上访人近情况2014年8月11日到省找中央巡视组接待站,有当地接访人员谈回家处理达成协议,接访人员说有村支书、乡纪委和县信访书记接待,在县信访接待室面谈怎么处理你反应的情况,你说怎么调查就如实调查,给解决。

8月12日下午在县信访有一位工作人员接待说你今天来晚了,明天上午8点来见书记。13日上午8点我到县信访,有一位工作人员说这是信访书记,书记说你是于俊奎,随后他说市里来了我得走,去市里为你反应的事召开会议,来县三天一句话说看你这事那里能解决找那里,别耽误时间。上访人跟他回话这些年就是扯皮。

8月18日我又回石家庄中央巡视组接待站,在填表期间又来一位领导,接访人员说前两天上访的情况跟他解释,领导当场给当地桥头乡书记和乡纪委打说马上来人把于俊奎接走,18日晚上8点乡书记和乡纪委到石家庄,在接访人员住的宾馆里上访人说材料上有你纪委办事作为是不是事实,他们承认。这些年来都是走形式。这次解决的方式和上访人说好,上访人同意跟他们回去解决。

为反应一切问题孩子被绑架8年,报案走走形式没给调查过,答复上访人员怎么调查反应一切问题,来的人员说都答复,上访人跟他们一起坐车回来。19日下午在乡政府接回来的领导说明天上午9:30去你们村调查,为你这事专成一个小组有管土地人员、有派出所人员、有乡纪委、有乡领导,人员6名。

20日共有6人在我村租赁的办公室有上任支书于永亮和现任支书郭海旺核实反应的情况,为落实一切事没有公开过,一位群众于振前在场说这些年是事没公开过,于永亮破口大骂于振前和上访人,要动手。10:50于俊奎报警,警车来后说你完了事再说,警车驳回,下午接着落实反应的情况郭海旺破口大骂上访人,调查人员拦住上访人咱们再继续核实,于永亮和郭海旺又破口大骂要想动手打人,上访人员拒绝乡调查小组不要调查,上访的事有上级管我认可,乡县两级再调查我决议不接受,这些年没少在村大街破口大骂,是反应他们所作所为就破口大骂游行示威,这些年就是这么过来的,给调查小组讲的这些年的事实。

上访人解释乡县不要在接触和调查,十年的光景都是走走形式。

上访反应十年都是走走过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2014年8月25、26日村民、党员、代表开个座谈会、乡来人员5名派出所来人员1名则照相录音,孟庆表给村民、党员、代表解说上访的事情,解读材料,走形式给群众看。

11月在北京上访领导叫我回家往地方要一切结果,在乡追问乡调查的结果,乡来人照相录音上交没,你们去农村就是损害农民利益。历年来你们的权超出国家的法律,我找到你们乡里来你们收我的多少材料,你们追查就是走形式,你们乡政府就是爷有奶就是妈,叫农民在300亩的基本农田种树8、9年,上级给种树的补贴不到位,三人领去200亩的补贴,农民种地是怎么度过这些年的灾灾难难是谁给造成的,农民敢怒不敢言,连续上访绑架我的女儿,反应以上他们的事实和罪行。

11月3日我到乡问我反应的问题落实没落实,乡领导说落实了,当事人问有多少人给证实,你们去6人录音和照相,群众、党员、代表也都知道,下村调查走过程,官兵寮镇,权超出国家的法律,一世一时对群众毫不留情,一个很简单的例子200亩的粮食补贴三人支出,8年的光景只给群众一年,这些年县、乡政府调查都是走过程叫群众知道反应的情况都是乡里说了算,调查的现场和人员有一部分照片。

曾经我们村是小康村和中央领导人合影留念,如今我们村一无所有,地方官员在农民手中骗取财富,一切所作所为都是实际,一但下村调查利用权来人是凶猛如何落实,反应上访一切问题地方都能化解,地方官员就爷,国家的法律是给农民立的法还是给犯罪人员立的法,对农民事事毫不留情,基层政府就是这样对待农民的。

我为反应以上的问题,06年元旦孩子被绑架,在绑架现场88米内有群众见到,绑架人员一行一动和准确的目标有人知道,为办案造成困难事实,材料上不解释。报案走过程有牵连,如今9年来没有进入调查一次。

绑架孩子9年来,我在有群众的场合下和发怒冲向绑架孩子人员要过多次并破口骂绑架孩子的人员时有发生,历年来为绑架孩子,上访的内容在材料上不敢解释清楚,一但解释清楚地方官员知道会动手脚,所以在材料中不敢解释。

以上的材料内容10年的光景在基层的领导都是走过程走形式,请中共中央给予调查落实我女儿的下落。

( )

2014年12月在发信给你们,上发布来到北京联系,多年来为上访造成家破人亡和经济困难。

在上有发现孩子线索的同志请于本人联系,要慎重联系因为是绑架的所以我在困难也要找回孩子,我今年61岁,有病在身医院大夫说我随时可能离开这个世界,我叫儿子报答你们,我决不说空话。

以下请观众多多关注孩子的下落,绑架时女儿年满16岁到如今年满25岁于红红下落不明。

谢谢关注的群众和领导同志们。

安阳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葫芦岛癫痫病医院
萍乡治疗不射精症费用
西宁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如何去保定东大肛肠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