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港 > 养生

灭噬乾坤 第四百零一章 锦绣河山

发布时间:2020-01-16 14:18:07

灭噬乾坤 第四百零一章 锦绣河山

暖风习习,云雾如波涛般翻滚,上下颠浮,远处有深不见底的一抹黛色,近处有悬空而行的灵禽,无拘无束。,

金色琉璃瓦在日头下熠耀生辉,并不刺眼,灵园中馨香不绝,不浓郁,很淡雅。身边茶香更诱人,在微风中凝而不散。

即墨缓缓扣住茶杯,在易之玄身前他有些拘谨,并不是惧怕,反而,易之玄身上带着不容抵抗的亲和,这种拘谨,是晚辈面对长辈时的自然现象。

“我返回魔亡陵,鸠铷徐、盐婆苏会保你安全,不过,你不可过分依赖外人。莫让我失望。”易之玄目光温和,却有难以言明的威严。

“晚辈明白,除非生死关口,两位前辈不会轻易出手。”即墨点头。

易之玄颔首,缓缓展手,拿出一幅画卷,弹指落在即墨身前,这画卷一臂长,小臂粗细,尚未打开,便有一种浑厚难明的气息,仿若画中有方世界。

“锦绣河山。”即墨惊讶,心中微怔,锦绣河山,在阴阳世家灵器榜上排行第一,据说乃是绝天帝亲自炼制。

绝天帝天纵之资,恃傲万古,一身寻龙术登峰造极,不修《升灵诀》,自行开辟一条捷径,只差半步,便能成就天师之位。

可惜天妒英才,时间不饶人,终究他还是差了半步,但即使他羽化,也从未有人怀疑,他是否能异类修成天师。

这根本不用质疑,绝天帝有那个能力,一生都不翻看《升灵诀》,开辟《天帝书》,欲要创造第二部寻龙术经典。

这等人物,当是人杰,可惜他终究差了半步,若时间未能夺走他的生命,可能如今寻龙术经典便有两部,会多出一部《天帝书》。

而锦绣河山,乃是绝天帝亲自炼制,不过,却被易之玄从阴阳世家强夺而来。

据说,这锦绣河山中有绝天帝一生夙愿,甚至有人怀疑绝天帝并未死,只是舍弃肉身,另类存在于锦绣河山中。

“拿着锦绣河山,你是圣师,也不会辱没了这第一灵器。”易之玄语气平淡,随手便送出一件顶级灵器。

这世间,能够和锦绣河山相比的灵器,恐怕也只有即墨手中的的封天石坠,至于镜像天地与黄泉河,都相差甚远。

镜像天地虽是第二灵器,但并非出自绝天帝之手,十个镜像天地,都未必能比得上锦绣河山。

即墨霍的站起身,想要推脱,这等重宝,岂是说拿便能拿,但抬头迎中易之玄深邃的目光,气势顿时泄下,只得恭敬行礼,将锦绣河山收下。

收了锦绣河山,易之玄不语,即墨也不知该再说何事,顿时空气凝固住,气氛尴尬。

风在吹,缠动茶香,即墨不语,端着茶杯,不自主饮茶,未觉举杯,竟发现一杯茶就这样被他喝完,顿时头脑清明过来,将茶杯小心放在身前。

红衣看了眼,将茶杯添满。

“前辈可否寻到地母之心?”即墨终于找到话题。

“没有,地母之心已生灵智,悄然逃走,我追其百万里,最后被它遁入冥冥。”易之玄摇头,有些惆怅,顿了顿,道,“若是无事,便下去吧,今晚我便会离开。”

即墨躬身走下仙阙,暗有疑惑,易之玄显然很在意地母之心,到了至圣层次,真正能放在眼中的宝物何等稀少。

不过,地母之心连大帝都会动心,易之玄在意并不应奇怪,只是即墨有种直觉,易之玄寻地母之心,并不为锻造古之圣兵,而是另有他用。

思不透,也不多想劳神,即墨离开后,缓步走到一间阁楼中,此阁名唤‘玄机阁’,乃是劫天盟收集天下消息之处。

并且,此阁中还有大量藏书史籍,大都是蛮荒,太荒的记载。

而即墨要寻的正是这些,他即将动身,前往太荒蛮族聚集之地,在此之前,必须要对蛮族做出详细了解。

在数万年前,蛮族遍布蛮荒、太荒二地,但后来各大圣地入驻亘古矢荒,将蛮人赶出蛮荒,无数蛮人最终龟缩在太荒之地。

如今,蛮荒虽有蛮人,但却都是零散分布,并且,大部分的蛮人已被开化,与人族无异,连血统都很混杂,很多蛮人出生后,都不知自己是蛮族,而以为是人族。

即墨进入玄机阁,并无人阻拦,他径直走上六楼,翻找《亘古矢荒志》,以他如今的神魂,阅读完如此庞大量的信息,也头脑混乱。

玄机阁中关于蛮族的记载很详细,甚至能追溯到万余年前,即墨虽是略读,也感到极为吃力。

蛮族乃是部落聚居,哪怕到如今,也过的是茹毛饮血的生活,蛮人凶悍,不谙教化,以豺狼为友,与虎豹为朋,彪悍异常。

数万年前,蛮族有七十二部,每一部相当于一大圣地。

不过如今,蛮族只剩三大部,三十三小部,都分布在太荒,而大部分蛮人,都生活在这三十六部族内,只有少量蛮人零散居住,可以不计数。

三大部相当于顶级圣地,三十三小部相当于普通圣地,均有古老的蛮器镇压,这蛮器不弱于传世圣兵,倒令即墨惊诧。

不过,即墨想到蛮公道,也就释然,蛮族连归境都存在,岂是想象的那般简单,有蛮器不足为怪。

何况,蛮族虽被各大圣地稳压一头,却不代表以个人实力,就能够抗衡整个蛮族三十六部,至圣都不行,否则,蛮人早被各大圣地剿灭。

《亘古矢荒志》记载,蛮人虽龟缩一隅,却占领着最肥沃的土地,在那里,将平常草种洒下,都能化为灵草,简直是天生灵地。

即墨抬起手指,划开书页,神色顿住,眉头锁起,“上古蚩龙族,这一族竟已覆灭。”

即墨合起《亘古矢荒志》,走到窗边坐下,沐浴阳光,仔细观看关于上古蚩龙族的记载。

他此行的目的地,便是上古蚩龙族,未想此族竟已覆灭在历史长河中,被一个叫贺兰部的部族取代。

“贺兰部,三大部族之一。”即墨倒吸冷气,感到此行恐怕不会顺利,这贺兰族,竟是三大部族之一,相当于顶级圣地,其更有极品蛮兵,吞魔罐,据说乃是一位已故的至圣炼制。

“蛮廓啊蛮廓,你这真是死了,也不放过我。”即墨摇头苦笑,合上《亘古矢荒志》,缓步走下玄机阁。

又了解了一些其他信息,即墨彻底离开。

各大圣地传人都很安静,那些被七杀楼刺杀的传人,都已恢复伤势,而关于即墨买凶杀人的谣言,也终于不攻自破,各种说法均掩旗熄鼓。

七杀楼据点被灭,并未引起轩然大波,但显然是被人压制下去,逍遥圣子借口返回中州,倒让即墨感到吃了一口闷气,难以咽下。

但他不会将逍遥圣子的阴谋公布天下,有些话不能说,这种事说出,不论其他人信不信,逍遥圣地绝对有理由灭了即墨,牵连太大,哪怕是真话,也不能乱说。

最让即墨惊讶的是,薛白衣、嫡尘、拜月圣子等人,竟都在五日前先后前往太荒,所行之地,隐约是贺兰部。

即墨神色微凝,觉得有必要去含香阁,寻找蜻蜓问个清楚,有些事,他还不知道。

桃花树下,落英缤纷,这桃花万年都落不尽,乃是道的演化,是一种境界,从前即墨都只感到奇特,如今方才发现玄奥。

蜻蜓所处的这内里空间,隐藏着大秘密。

“墨兄终于舍得来见我了,我还以为得罪墨兄了呢。”蜻蜓眼波如水,秋波连连。

即墨沉默不语,任由蜻蜓揶揄,神色始终不变,心静如水。

蜻蜓白了即墨一眼,低骂一句‘木头’,舒展皓臂,鼻中喷出道舒服嘤咛,哈气如兰,道,“墨兄不是明日方才动身,今日来寻我,所为何事?”

“仙子让我随行太荒,可尚还未告诉我所为何事。”即墨神色如常,不视,不听,也就不再受到蜻蜓诱惑。

“墨兄竟不知?我以为墨兄会知道呢。”蜻蜓诧异道。

即墨摇头,看向蜻蜓,目光如炬,道,“我只知薛白衣几人都去了太荒,你所行的目的地,是否也是贺兰部。”

蜻蜓玉肩乱颤,吐气轻笑,道,“墨兄还道不知,真是在玩弄蜻蜓不成?”

即墨心中暗顿,还真是贺兰部,看了蜻蜓一眼,道,“我并不知贺兰部有何事。”

“墨兄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蜻蜓笑而不语。

即墨长身而起,道,“既然仙子不说,那我也只好先离开,毕竟到了贺兰部,一切自见分晓。”

“罢了罢了,不逗你玩了,告诉你还不成,墨兄真是没有情趣的紧。”蜻蜓摆手道。

即墨抬头盯视蜻蜓双眼,紫眸深邃,道,“仙子请讲。”

“贺兰部有飞仙池,三百年方一开,如今恰值三百年之期,谁不愿去见见,说不定真能白日飞仙呢。”

“那飞仙池中,可是走出很多位少年大帝,连无双大帝当年都去过飞仙池呢。”

“不过,那时的飞仙池不属于贺兰部,而属于上古蚩龙族。”

……

长沙县星沙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总院476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牛皮癣医院
青岛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张家口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