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港 > 养生

至尊神武 第三百零四章 落幕

发布时间:2020-01-16 19:54:59

至尊神武 第三百零四章 落幕

“呔!”

一声暴喝,自九天而来,于半空炸响。声若雷鸣,威严的气息令得万物臣服。

第一时间,那魔门颤抖得愈加厉害了,连半diǎn儿反抗的念头都不敢升起。

陈恒身旁,原本忽然被定住的那几名张家子弟,也在这声音出现的霎那,双眼一翻,缓缓软倒在地。

整片天地间,所有的声音完全蛰服,消失得一干二净。

连那风,连那云,也不敢再冒头。

玉宇澄清,万物寂静,一声之威,竟霸气至此。

场中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唯有陈恒一人。

但看到这一幕,即便未受影响,陈恒心头也是大为震动,呆若木鸡。

半空中出现的那道虚影,霸气绝伦,单是气息就让任何人,任何生物完全臣服,就连大自然也为之沉默。

“大好男儿,立于天地间,该当如是……”

陈恒脑中回荡的,只有这样一句话,而且越是回荡,他心头便越加激动,攀上巅峰的**愈加强烈。

“大……大……大圣……”

心血石光芒闪烁,猪大壮的身形出现在陈恒身旁,望着半空那dǐng天立地的虚影,口齿模糊,声音震颤,瞠目结舌。

看到猪大壮的声音,陈恒心中一动,凝目向着半空那虚影看去。

原本因为事发突然,一时间为那气息所摄,此时方才看清,那巨大身影虽然朦胧,但从轮廓,依稀能分辨出当初在心血石内看见的那巨猿身形。

竟然是他!

陈恒怎么也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出现的,令得整片天地完全蛰服的虚影,仅仅是他当年拣到的一颗石子里面的灵识。

若是巨猿还处于巅峰时期,那又该如何的意气风发?如何的霸气绝伦?

在陈恒心头震动的时候,半空属于巨猿的身影,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向着那魔门抓去。

魔门的体形已经足够大了,但与巨猿身影相比,却只能堪比其手掌大xiǎo。

在巨猿抓向魔门之时,魔门似有所觉,颤动得愈加厉害,但却依旧只是立在原地,没有丝毫要逃遁的意思。

也不知道是被巨猿气息所摄,又或是被神识束缚。

终于,巨猿的手掌抓在魔门上面,魔门突然间变得平静下来,不再颤动,黑气也已经完全消散殆尽,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门户一般。

天生万物,一物克一物,任那魔门之前如何强势,此时在巨猿手中,却如同xiǎo狗一般乖巧。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让陈恒直接傻眼了。

巨猿抓住魔门之后,没有丝毫犹豫,一把扯了过来,而后在陈恒目瞪口呆地注视下,他竟是将魔门一抛,嘴巴大张,一口吞入腹中。

“咕噜~”

还站在山巅处看着这一幕的陈恒,能够清晰地听到,从巨猿喉咙处传来的一声吞咽声。

张家之劫,随着魔门被巨猿吞下,也随之逝去,所有的一切完全平复下来。

巨猿回头看了陈恒一眼,眼中似乎透露着一种特殊的意味。

那眼神,陈恒完全无法读懂,但他却知道,在巨猿眼中,一切万物都如蝼蚁般渺xiǎo,唯有他,略有不同。

而后,巨猿的身形突然散成了漫天云雾,缓缓消失在陈恒视线中。

七彩光芒不再,半空剩下的,只有白蒙蒙的一片云层。

山风吹过,完全显露出来的张家界,一片萧瑟,却再也没有之前那般死气沉沉。

生命的种子正在萌芽,相信过不了多久,这片地方又将变得勃勃生机。

“那魔门究竟是何来历?”

“大圣,又是什么身份?”

良久,陈恒缓缓吐出一口气来,似喃喃自语,又似询问一旁猪大壮。

猪大壮脸上闪过一丝茫然,摇了摇头,呐呐地道:“俺老猪也不清楚!”

陈恒本来也没预备从它那里得到答案,只是心有疑惑,下意识地説出口罢了。

听猪大壮这么一説,倒也没觉奇怪,转过身,便想去察看一下张若寒的情况。

而就在这时,猪大壮却突然神色古怪地道:“少爷,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您要先听哪个?”

陈恒顿住脚下,回头道:“魔门出世,若非大圣解围,这天地免不了一场动荡,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坏的消息?先説坏的吧!”

猪大壮聒着脸讪笑一声,而后挠了挠头道:“刚才大圣显身,耗费了不少精力,又要陷入沉睡,所以往后一段时间不会再出现了。”

对此,陈恒虽有些失落,但也不置可否。

至少在得到心血石之后,他终于能够隐约见到大圣的神迹,也算不上太大的坏事。

“那好的呢?”

猪大壮或许也被大圣的气息吓得不轻,此时竟是变得老实异常,闻言立马便道:“受到魔门气息的影响,心血石内又有三颗果子又熟了。”

这一次,陈恒脸色终于不再那么淡然,眼睛一亮,便是喜道:“这确实是好消息,这些果子又会有什么效果?”

之前成熟的那一颗,带给陈恒的好处无法估量,而且他还以此逆袭,战胜了实力远超过他的影魔。

若非时机正好合适,陈恒在影魔的追杀下,也不知道要变得多么狼狈了。

猪大壮摇头,道:“在果子成熟之前,谁也不知道功效,少爷应该深有体会才是。”

确实,即便服过观想果,陈恒也无法从中推断出其它果子的功效,因为每颗果子的能量波动都不同,也就代表着它们的功效都不一样。

陈恒抬头看天,天色逐渐昏暗下来,经历了一场劫难,此时在他心中,也有一种落幕之感。

在这时候,场面又再次安静下来,四野寂静无声,陈恒脑中闪过之前所发生过的一幕幕,心中充满了各种感慨。

影魔为了一己私欲,在张家界布下天罗地,补天魔阵,残害了无数生灵,最后更是搭上自己性命,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

张华宇身为一族之长,虽有大义,却顽固迂腐,不懂变通,没能镇住魔门不説,更是葬送了整个家族,险些断了传承。

至于最后魔门出世,更是险些颠覆天下,祸害苍生,若没有大圣及时出现,蛮都域不知道要引起多大恐慌,陨落多少强者才能将其制服。

而且就算能够压下那魔门,单看筑成魔门的材质,怕也不是能够轻易毁坏的,最后的结果恐怕依然是镇压或封印,留下一个永难抹除的后患。

修炼道路,步步为营,各种各样的情况都会发生。陈恒知道,如今他只是见识到冰山一角而已,若没有实力抗衡,只会被埋葬在滚滚修界长河之中。

“其实,就算生在普通人家,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每个人都要为了生活,为了自己的目标奋斗。”

陈恒回过神来,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至于猪大壮,也不知道跑哪潇洒去了,陈恒倒也不理会他。

回过身来,陈恒先是察看了一下张若寒的情况,而后便将其他几人都唤醒。

“唔,我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突然在这睡着了?”

“咦,那些魔气怎么不见了?魔门呢?陈大哥,难道你把它消灭掉了?”

当那几人从梦中清醒过来之后,也纷纷想起了之前的那一幕,眼见周围已经没有了那种令人心悸的压力,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陈恒大发神威,不由得满眼放光地看着陈恒。

陈恒微微一笑,摇头道:“我哪有那个本事?此中之事,説来话长,总之就是有一位前辈出手收服了魔门,把那魔门也带走了,所以往后我们也不必再担心这件事。”

“现在当务之急,还是xiǎo寒!”他将目光转到张若寒身上,皱眉道:“我刚刚察看过他的情况,很不乐观啊。”

张若寒身体被魔气毁得几近崩溃,但如果只是经脉受损,凭陈恒的佛力倒还能帮其治疗。

只是以他的能力,也只能做到治标不治本,根本找不到xiǎo门的存在,可惜现在大圣已经沉睡,看样子只能回宗门让长辈想办法了。

听陈恒提到张若寒,那几个人心中不由得一紧,纷纷露出紧张的神色。

如今他们张家,也就剩张若寒这个嫡系,若是真出了什么事,张神将一脉恐怕就要断绝了。

陈恒微微叹息一声,道:“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心,有我在,至少保住他性命还是能做到的,大家先休息一下,天亮之后,我们便起程赶往真武山。只要到了宗门,长辈们肯定会有办法的。”

听陈恒这么説,几名张家子弟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他们对陈恒并不怎么熟悉,但眼看张若寒对他如此信任有加,再加上几此搭救,自然而然的就让他们信服了。

现在他们心中,唯一剩下的疑惑,就是自己为何会在那种关键时候,突然在野外睡着了。

陈恒不説,任他们想破脑袋,也是找不到答案了。

几人就在原地随便吃了diǎn干粮,歇息了一会儿,平复下白天变故带来的激荡之后,在天微微亮之际,便乖着陈恒的飞行器,向宗门的方向飞去。

飞行器的速度不慢,仅仅两天时间,几人距离真武山已经不远,只要再有xiǎo半天的时间就能够到达。

在这两天之内,陈恒大半精力都花费在研究张若寒的情况上,之前魔气突然爆发,在他的佛光洗礼之下,便是没有再出现过。

也不知道仅仅只有这一发之力,还是因为魔门的消失,xiǎo门失去了导引线才会重新蛰服。

不过xiǎo门不除,终归是一个威胁。

张若寒体内受损的经脉,在这两天时间已经被陈恒修复得七七八八了,但他的人却依旧没有要清醒过来的迹象,陈恒也无计可施,只能暂时放弃了。

眼看着真武山在即,陈恒的心也慢慢安定下来,虽説他手段不少,毕竟境界还低,见识也比不上宗门长辈,他无法做到的事,不代表那些宗门长辈也不能做到。

正当他准备催动灵力,加速前进之时,眉头却是突然微微一挑,一道若隐若现的流光,从远处一闪而逝,落入陈恒眼中。

陈恒心中一动,灵识展开,向着那道流光探去,在他的灵识牵引下,那流光仿佛找到了寄宿之地,很快就向着飞行器这边飞掠而来,而后一闪之间,没入了陈恒眉心。

“这是……”

陈恒突然一挥手,停下了飞行器行驶,缓缓降落在下方一处山头之上。

“陈大哥,怎么了?”

一旁正在休息的张家子弟,见飞行器突然停住不前,其中一人有些疑惑地看向陈恒。

陈恒目光望向前方某处,道:“有宗门的师兄弟在附近,应该是碰到什么麻烦了,发出了求救信号。”

寿光市中医院
昆明安定医院
长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济宁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威海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